我心中的公正
——读《信法为真》有感
作者:戴莉娜 发布日期:2014-08-26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2009年,高考结束后的那年暑假,伴随着知了的叫声,我在志愿填报时提笔写下了法学专业,开始了漫长的法学征途。在新生推荐书目中,赫然写着《信法为真》一书,如此这般介绍:“法窗夜话系列之一,范忠信教授杂文选集,这是一个‘法呆子’ 对于中国法治社会的愿想与感悟。”于是,在对法律概念、专业术语仍然傻傻分不清楚的时候,我翻开了《信法为真》的扉页,当时只粗粗地瞄过几眼,尚未好好体味。2013年,毕业后的那年夏天,我离开了校园,走上了工作岗位,在工作刚满半年之际,适逢读书月活动,又翻开了这本书,自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“公正是什么?”这个问题困扰了许许多多人,人们对它的理解也是各式各样,不尽相同。

柏拉图说:“一切背离了公正的知识都应叫做狡诈,而不应称为智慧。” 兰多说:“虚荣告诉人们什么是荣誉,良心告诉人们什么是公正。” 张九龄说:“事在是非,公无远近。”套用街上小贩的话说,那就是“货真价实,童叟无欺。”的经商之道。

我们不妨先从造字结构上分析,“公”的上半部分要求不偏不倚,居中处置,下半部分要求基石稳固,也就是党和政府所提倡的群众基础。“正”可拆分为“一”和“止”,即“以一止之”,《新书·道术篇》云方直不曲谓之正。所以,我心中的公正就是不偏不倚,正直处世。

范忠信教授在书中引入了“法呆子”一词,何为法呆子?只有“信法”、“敬法”、“守法”、“护法”,把法律特别当真,特别认法为“真”、认法为“理”的人才具备“法呆子”的资格。法治社会最需要的就是“法呆”精神。只有信法为真,才能严格依据法律办事,才能实现公正。其实,在庸庸大众眼中,最可爱最可敬的不就是这群呆子吗?

在公诉科的半年时间内,我常常看见我的同事们,那些身处一线的战士们,对法律做武器,用智慧做盾牌,惩处犯罪,维护社会和谐稳定,坚守公正的底线。他们面对着厚厚薄薄的卷宗,挑灯伏案,仔细审核每一项证据,不放过一丝疑点;面对着殷切期望的被害人,耐心宽慰,积极救助,主动提供法律帮助,想方设法让他们渡过难关;对着咄咄逼人的辩护人,精心准备“三纲一书”,理顺思路,在庭上以唇枪舌战、大义凛然,彰显了国家公诉人扎实的法律功底及打击犯罪的大无畏精神。他们是一群可爱的人们,他们为共和国的法制梦添砖加瓦,他们是一群可敬的人们,他们为共和国的中国梦助力加油。

当然,法呆子不是死板地认识法律运用法律,而是强调一种信法为真的“法呆”精神。如何在个案中实现法律、政治、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,仍是我们急需解决的问题。在案件审理过程中,考虑法与情的完美融合自是必须。近日轰动全国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东莞孝子杀母案,东莞市二检对孝子做出的不起诉决定,正是考虑情、理、法后的公正处理。

“世少法呆子,遂使法治难成”,公正则是我心中最高的道德律,我愿燃烧有限的青春,为这无限的公正追求而奉献自己。

信法为真,则法治成;信法为真,则中国强。

  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